您的位置: 冀州信息网 > 育儿

养猪遭遇最长亏损期不知亏损何时是个头

发布时间:2019-11-09 17:53:49

养猪遭遇最长亏损期 不知亏损何时是个头?

面对 跌跌不休 的猪肉价格,不少人可能会为吃上便宜肉而窃喜。

然而,也有人担心,和几年前一样,猪肉价格大跌之后, 猪坚强 有可能卷土重来,我们吃到的很有可能就是 天价肉 了。 这就是 养猪周期 使然。不过眼下这轮养猪周期却让很多养殖户自己都看不懂,猪价下跌时间之长前所未有。

养猪业正在面临着怎样的艰难时刻?连日来,楚天金报走进猪场,倾听养殖户心声。

养猪的尴尬

成品猪 再亏也要卖

3月起已开始减少存栏

6月10日,驱车来到黄陂区王家河街,在一片距居民区几公里远的开阔丘陵地带,坐落着养猪大户武汉市天健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杜德利的养猪场。 印象中,从2013年国庆节以后,生猪出栏价就开始下滑,今年春节后更像坐上了滑梯,到4月下旬时滑到谷底。最便宜时,只有4.80元一斤,每头猪要亏五六百元。 杜德利说,其实从今年3月份起,公司就开始减少存栏予以应对,同时积极争取融资,以保证公司正常运转。经历了5月昙花一现的猪价上涨后,现在,卖一头猪仍要亏损一两百元。

经过几道喷雾、洗浴等消毒程序后,再换上工作服,才被允许进入养猪场。天气闷热,猪舍里,排风扇呼呼地转着为猪降温。

不时地,还可听到猪乱叫的声音。 每天都有母猪发情,需要种猪来配种。 杜德利说,猪的发情期要持续三天,21天后,就是下一个发情期。由于今年春节前后,生猪出栏价持续下跌,一些小型养猪户干脆暂停配种,任凭母猪发情。

要从根本上减少存栏,就必须减少母猪数量。 培养这样一头母猪,总共要花四五千元钱,而卖一头母猪,仅1000元。所以肯定不能随便淘汰母猪。 杜德利指着一头200多斤的母猪说,母猪是三年一个淘汰期。不过,母猪一胎最多可产12个猪仔,对于一胎仅产9头以下的,以及那些经常死胎的、容易流产的患病体弱母猪,杜德利已经开始借机淘汰。 养猪是流水线,每天都有猪仔生下,有猪长大。成品猪若不卖,其他猪就没地方养了,不可能临时扩大猪舍。 说这话时,杜德利眉头一皱, 再亏也要卖!若不卖,就回笼不了资金 。据杜德利介绍,一般长到90公斤-100公斤,是猪最佳的出栏重量,饲料转化率也最高。如果超过这个重量继续养,跟以前比吃同样多的饲料长的肉却少了, 更不划算了 。

目前,杜德利猪场里还有存栏近4万头。

算算养猪账

一头猪最亏时赔五六百

暴利时代 再难碰到

对于养猪户来说,主要成本就是饲料。而近年来,随着玉米和豆粕价格的上涨,饲料成本攀升,令养猪户有苦难言。据了解,生猪每卖一斤,仅饲料成本就要五六元钱。

猪粮比价,是同一时间段的生猪收购价和玉米饲料价格的比值。按照我国养殖行业规律,只有猪粮比价达到6:1时,生猪养殖才基本处于盈亏平衡点。猪粮比价越高,养殖的利润越高,反之则越低。出栏价每斤7.60元,才能保本, 而现在每斤才6.50元 。

以养殖一头100公斤重的出栏生猪为例,杜德利给算了一笔账。其中,这头猪从小养到大,饲料成本为1120元;用于消毒和防疫的药配疫苗等成本,为元;人工成本,80元;管理费用元;水电及设施维修等费用,40元;猪舍折旧费,元;财务成本元。

这样算下来,养大这一头100公斤重的出栏猪,其养殖成本是1420元-1560元。

以当日的出栏价每公斤13元来算,这头猪可以卖1300元。与其养殖成本相比,养殖户要亏损120元 260元。

杜德利从2004年开始养猪。10年来,有赚、有亏、有平。与目前的 大亏 相比,几年前的 暴利时代 ,也让他记忆犹新。时至今日,忆起昔日辉煌,杜德利连连摇头, 估计那个时候的收购价格是有史以来最高的了,今后再难碰到 。

那是在2007年、2008年和2011年三个年份,一头100公斤的出栏猪,出栏价是每公斤20元,可卖2000元。扣除成本后,每头猪的纯利润高达七八百元。 当然,那个时候出栏量较少,饲料成本也较低。而今年4月份,每头猪要亏损五六百元, 与 暴利时代 七八百元的纯利润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杜德利苦笑了一下。

猪周期 魔咒

盈亏周期5年缩为3年

此轮亏损不知何时到头

亏得看不到头,周期规律捉摸不透,太反常让人看不懂 今年,对于广大养猪户来说,这些字眼常挂在嘴边。

中小养殖户迷茫,就连像杜德利这样的养猪大户都有些不知所措。 这轮亏损期达到一年半,太长了,我养猪十年,从没遇到过。大家都很迷茫,对这轮猪周期捉摸不透,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但现在必须挺住。 杜德利叹道。 猪周期 已成为一道套在养殖户脖子上的魔咒。

2014年3月至4月,猪猪曾就2014年养猪业发展趋势进行了调查。在参与调查的1050人中,认为 猪周期 存在的占60%;认为不存在的占18.18%;说不清的占21.82%。此外,2013年养猪亏了,打算退出的占16.36%;缩小规模占41.82%;坚守的占41.8%。

据了解,作为一种经济现象, 猪周期 是指 价高伤民,价贱伤农 的周期性猪肉价格变化怪圈。其循环轨迹是:肉价上涨 母猪存栏量大增 生猪供应增加 肉价下跌 大量淘汰母猪 生猪供应减少 肉价上涨。规律其实很简单,就是猪肉价格上涨刺激养猪户积极性使供给增加,供给增加使肉价下跌,肉价下跌打击了养猪户积极性造成供给短缺,供给短缺又使得肉价上涨。周而复始,这就形成了所谓的 猪周期 。

湖北省畜牧专家、猪猪首席分析师向远清接受楚天金报采访时表示,此轮下跌,是30年以来亏损时间最长的一次。据其介绍,在2002年以前,是5年一个 猪周期 ,即养猪户2年赚、2年平、1年亏;2005年以后, 猪周期 缩短为3年,即1年赚、1年平、1年亏。依此次周期计算,2013年全年亏损尚属正常,而到了2014年春节前后,本应是开始 赚 的周期,但实际上却从今年春节后一直跌到现在。其中,仅今年5月上旬出现 昙花一现 的上涨。

养猪户吐槽 三难

人难请、钱难贷、猪难养

在杜德利的养猪场采访时,看到,不时地有饲养员进出场房,有老的、也有大学生模样的年轻面孔。 目前,我们的年出栏量是7万头,仅饲养员就需要六七十人。 杜德利慨叹,养猪最大的难处就是 人难请 。因行业特殊,养猪场均设在偏远的郊区,工作地较偏僻,而出于对疫情防治的考虑,工作环境都很封闭。 一般两三个月,才能离开猪场一次,彻底地放松几天。平时,临时需要买牙膏、牙刷之类的日常生活用品,只能请行政办公人员代买。 来自河南的一名老饲养员告诉。

有经验、懂技术的老饲养员越来越力不从心;而一些专业对口的年轻人又不愿意干。

杜德利的 第二难 就是 钱难贷 。要建一个年出栏1万头猪的猪场,至少需要投资1500万元。由于养猪是个高风险行业,抵押物也不被人看好,难有银行将目光抛过来。 猪难养 被杜德利归结为 第三难 。养猪,不光饲料贵,劳动强度大,关键是疫情控制。有时,疫情来得突然,控制不好就是一场灾难。所以,必须提前防疫, 现在的疫苗投入,已经是几年前的几倍。很多疫情需要用进口疫苗 。

美发
中甲
资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