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冀州信息网 > 体育

医道无双 第三十二章 意料之中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4:31

医道无双 第三十二章 意料之中

听着罗昭阳这样的承诺,包副部长松了一口气,他刚刚悬起的心终于可以放了下来。

安静的办公室内,包锦华赤着上身,背对着罗昭阳,随着罗昭阳那一根根银针的缓缓扎入,他感觉到胸口有一种闷得发慌的感觉,闭着眼睛的他咬着牙,默默地忍受着,额上的汗水开始大大diǎn地冒了出来。

虽然疼痛难受,但是包锦华却没有吱唔半句,他那咬着的嘴唇开始渗出了diǎndiǎn的血迹。

罗昭阳侧过头来看了看包锦华,信下手来説道:“包师长,如果你难受,你就叫出来,这样你会舒服很多,另外你最好别咬自己的嘴唇,要不然大家会以为你这是让师长夫人给咬的呢。”

罗昭阳那爱开玩笑的性格又开始上来了,此记他看着包锦给忍着的样子,他就有一种想笑的感觉。

“来吧,我行。”包锦华很坚定的説道,但是当他张开眼睛看着罗昭阳那想笑的表情时,他的精神一下子放松了开来,也就是这样一下放松,身体的那一种钻钻一样的痛马上乘虚而入,让他不由得大叫了起来。

“啊!”包锦华的惨叫声在整栋办公大楼回响着,划破了幽静的军营上空,把那些负责巡逻的士兵吓了一跳。

“怎么样了,出了什么事情了?站在外面守着的包副部长听着包锦华的惨叫声,他再也呆不住了,马上冲了进来,看着罗昭阳正将一个本厚厚的书卷起来塞到包锦华的嘴里时,他不明白地问道。

“没事了,我只是给他找一个放松的方式吧了,你们还是出去吧,你们在这里会让我分心。”罗昭阳对着冲进来的包副部长和汪美馨挥了挥手,然后又回到了包锦华的背后,认真在找着穴位,随着他的喃喃自言,他手中的银针开始慢慢轩所入了包锦华的背后。

在包锦华那古铜色的背上,插满了一根根的银针,此刻的他如同一只刺猬一样卷缩着身子,罗昭阳的轻轻拧动都会牵动着他所有的神经似的。

“他到底怎么样了,他怎么……,好像很难受一样的?”包副部长看着包锦华的样子,他怎么可能不担心。

“他第一次施针是这样的了,后面可能会好一diǎn,我还有几针就施完了,如果你不介意,倒要麻烦你帮他擦一擦汗。”罗昭阳依然没有抬起头,继续着他的施针,此刻他注意力完全投入到了这针炙之中,其他的事情显然已经让他分不了神。

“唔!”而就在包副部长应了一声后,一张纯白得像雪的纸巾轻轻地抹去了他额头上的汗水,就在罗昭阳准备着説擦错人的时候,他发现拿着纸币的手虽然显得有diǎn粗糙,但是纤纤的纤纤的细指,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一个老人的手,而是一个女人的手。

“看什么呀,我只是看着你这么辛苦帮包师长,所以……”汪美馨红着脸,收起了那一张已经湿透了的纸巾,有diǎn不好意思地説道。

“谢谢了,不过我还是想説,你要是擦就擦好一diǎn,你刚刚都擦到我的嘴里去了。”罗昭阳笑了笑,他感觉此刻的汪美馨还是十分之让人赏心悦目的,看着那一张别致的脸,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有diǎn不会动。

“喂,你干什么呀?”汪美馨看着罗昭阳那有diǎn色色的神色,她的脸又再次板了起来,看着那突然变化了的脸,罗昭阳这才从那恢复的思绪中回过了神来。

“喊什么呀,你不怕吓到我,你也要顾着包师长呀,乱叫乱喊,你知道不知道很容易出错的?”罗昭阳将目光从汪美馨的身上收了回来了,准备着收拾心情去施那最后的几针。

“罗昭阳,你个混蛋,你可不可以快一diǎn呀,你是不是故意在拖延时间,让我难受呀?”包锦华背起头来,拿掉嘴上的书,大声地骂道,要知道上次左胸受伤的时候都没有像今天如此大呼xiǎo叫,现在却让罗昭阳搞得他如此狼狈不算

医道无双  第三十二章 意料之中

,还要让他痛得入心入肺。

“好了,最后一针了。”就在罗昭阳一説完,他的手中的那一支三寸长的银针马上扎了进去,也随着银针的破皮而入时,包锦华的一声惊天动地之声响彻云霄,他的这样惨叫声让刚刚睡下的士兵马上跳下了床,他们以为是有外敌入侵。

惊叫过后,包锦华只是瞪了一眼后,人也就晕了过去,他想骂罗昭阳的话相信也只能等他醒来才有机会了。

“锦华,锦华,你怎么样了?”包副部长看着趴在了椅子上的儿子,他紧张地喊道,在发现包锦华真的是晕过去时,他的目光投向了罗昭阳,大有一副兴师问罪的意思。

“唉,终于把他给弄晕过去了。”看着包锦华就那样趴着,罗昭阳站起来伸了伸腰,然后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对于包锦华的倒下,仿佛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呀?”汪美馨也有diǎn明白了,照他们的思路来看,罗昭阳的这最后一针应该是让病人的病情可以得到缓解的,但是为什么现在不好,反而晕了过去,而看着罗昭阳那平静的表情,她很是想不明白。

“包师长的确是个硬汉,如果是换成别人,我这后面的几针都不用我下了,他的精神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很难让他得到放松,他肺部的护展显然也是因为他长期高强度的训练有关。”

罗昭阳甩了甩那开始有diǎn酸了的手,一边舒着筋骨,一边给包副部长解释着这其中的原因,当他们听完后这才明白过来。

“多説没用,今天晚上的这一针我只是帮他顺了一下血管,通了他的血脉,如果明天他出现呕吐的现象,那也是正常的,不过如果他出现吐血的现象,那他的病还真是有diǎn严重了,那住院休养是必须的事情了。”罗昭阳一边交待着,虽然他对包锦华没有什么好感觉,但是他的职业道德告诉他,他有必须也有义务像些告诉病人家属,以免他们出现恐慌。

“好,我今天晚上在这里看着他就可以了,你们去休息吧”听着罗昭阳的交待,包副部长的心又开始提了起来,如果现在让他了回去休息,他还真是不一定可以睡得着。

“包副部长,你在这里?”汪美馨看着包副部长的年龄,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她觉得让一个老人在这里守夜,实有diǎn不好意思,就在她想着自告奋勇的时候,罗昭阳拉了她一下,然后説道:“包副部长,我看你还是找警卫看着包师长吧,别把师长给治好了,却让部长给弄感冒了。”

汪美馨想在这里守夜的想法罗昭阳看了出来,但是他觉得汪美馨这样的一个心痛包副部长的想法有diǎn不合适,毕竟包师长是男的,而她是女的,孤男寡女的在一个办公室里面呆一个晚上会招人话柄。

另一方面,罗昭阳也不想留在这里,而且汪美馨这一次来京是有受训任务的,在这里已经折腾了一个晚上,她还没有去报到,而他也还没有去看过汪老,他还得给汪老做第六个疗程。

“谢谢你们的关心,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了,有什么时候我明天再通知你。”包副部长将汪美馨和罗昭阳送出了办公室,并吩咐着警卫带他们出去。

汪建辉在结束了汇报工作后,勿勿地赶了过来和汪美馨他们汇合,在得知了包锦华身有重病的时候,他也吃了一惊,因为在办公室里面时,他完全感觉不到包锦华身体有适地方,而包锦华带病工作的精神也让汪建辉不得不佩服。

罗昭阳随着汪建辉的车子,回到了集团军a部,在这里汪美馨像回到了家的公主一样,那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又回到了她的脸上,看着那一张严肃得让人感觉到冷的脸,罗昭阳知道汪美馨的雌雄激素开始不平衡了,荷尔蒙分泌又不正常了。

罗昭阳在汪老入睡前打过脉像,在喝过了这前的配方药后,他开始进行了第六次治疗,当针炙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的两diǎn多钟。

周车劳累了大半天的罗昭阳连续给两个人施针,此刻他有一种疲倦的感觉,当他刚刚洗完的回到宿舍的时候,他人一倒下就睡了过去,接着他的呼噜声像号角一样在屋内响了起来,吵得隔壁的人起来寻找着这嘈杂音的来源。

当阳光才刚刚从东面升起的时候,整个操练场上顿时响了起震耳欲聋的操练口号声,那洪壮有力的声音让罗昭阳用枕头包着耳朵都阻挡不了。

“罗昭阳,快起来了,包副部长给你来了,説包师长的病情严重了,让你过去商量一下怎么办?”就在罗昭阳不愿意起床的时候,那一扇如同虚设的门突然被汪美馨给推了开来,而此刻张开双臂平躺在床上的罗昭阳身上只穿着一条平脚内裤,而那一向有着晨勃效应的xiǎo弟弟此刻早已经起床,还提前撑起了一片天地。

“罗昭阳,你又耍流氓!”汪美馨看着罗昭阳那差不多光了的身子,她马上退了出去,并将门快速地掩上,嘴上大声地骂了起来。

固原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广西治疗早泄费用
盐城治疗性病的医院
去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怎么坐车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客服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